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猎杀中概股第三季最神秘做空者背后的EOS基金

发布时间:2021-01-22 06:39:41 阅读: 来源: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最神秘的做空者背后是谁?

基金是不是先做多,再做空,“一鱼两吃”?

中概股、做空者、基金之间的财富恩怨,与对市场的种种影响,将在法庭上露出越来越多的真相。

在拉斯维加斯Highvale Drive大道上的一幢楼前,开门的男子发现来访者持有摄像机和录音设备后,跑出来跳上车追击,来访的律师将车飙到100迈才得以逃脱。

围猎之下,中国概念股如履薄冰,但他们正在与做空者展开较量。 (CFP/图)

惊险的这一幕,发生在中概股公司与做空者的较量过程中。2011年11月15日,当被做空的中概股公司德尔电器聘请律师去一家基金EOS的注册地址调查时,遭遇这场动作片般的情景。

循着这些蛛丝马迹,一个个更隐秘的角色浮现。而新的一轮较量,正在法庭上展开。

2012年1月9日,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股票交易代码:SVM)向美国纽约州高等法院递交了一份修改后的起诉书,增加EOS基金(EOS Holdings LLC)及其总裁与研究总监以及国际金融研究和分析集团(IFRA)及其高级分析师作为被告方。

2011年9月的原起诉书中,希尔威指控和Alfred Little等散布对希尔威的虚假诽谤报告,不法渔利(参见本报2011年12月15日《谍战,与“鬼影”们交手》、2011年5月26日《追杀中国造假股》)。

“打假专业户”Alfred Little(以下简称AL)是2010年以来“中概股造假”风潮中最活跃而隐秘的匿名做空者,曾先后发布针对15只中国概念股的看空报告。IFRA是其常常雇用的一家研究机构。

“我们认为,Alfred Little和IFRA背后的真凶,就是EOS。”希尔威董事长兼CEO冯锐说。但EOS基金和IFRA尚未对希尔威新的起诉进行公开回应。

EOS从“巧合”中浮现

种种蹊跷,都将线索指向了EOS

2011年9月初希尔威被攻击后,冯锐等人一开始“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聘请调查人员对AL身份进行调查后,结论是:AL是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虚拟身份。

“但狐狸再狡猾也会露出尾巴的。”近日,冯锐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了追踪并锁定AL“真身”的故事。

9月底,希尔威在与德尔电器(同样是被AL质疑过的中概股公司)的一次沟通中首次得知“EOS”这家公司。德尔告诉希尔威,2011年3月9日,一位关注德尔的分析师收到一封由“SnappyDog”发自“snappydogster@”的邮件,邮件中一份由AL撰写的看空报告说“德尔电器是一个骗局”。通过对“SnappyDog”这一关键字的网络搜索,德尔雇请的侦探追查到43岁的美国加州男子Joseph Ramelli。再根据一份2008年的新闻稿和Joseph Ramelli的邮件地址(joe@),查到此人为EOS基金工作。

当时,EOS基金的官方网站显示,它在温哥华、成都等地有办公室,由卡尼斯(Jon rnes)领导。

EOS在成都有办公室这一线索,令冯锐忽然联想起根据其做空报告,AL曾将矿石样本从希尔威的河南矿区拿到位于成都的某地质检测中心去送检,“当时我们还纳闷,AL为什么不就近在郑州送检,而背着十几斤重的石头到一千多公里外的城市,合理的推测是他们常驻成都。”

另外一条线索也指向EOS的总裁卡尼斯。德尔的律师就诉讼事宜与AL进行过多次电子邮件往来,通过AL的电邮IP地址可以追溯到美国旧金山市一家虚拟主机服务提供商黑橡(Black Oak)计算机公司。律师向其发出证人调查传票后,黑橡提供的证据表明,卡尼斯是该IP地址的拥有者。而用于注册该上网账号的地址,是卡尼斯的父母拥有的一处拉斯维加斯的居所。

德尔提到的另一个人也令冯锐讶异。此男子名叫Shawn Rhynes,做空报告发布前,Shawn曾以对冲基金Quantum Asset管理董事的身份,多次联系过德尔公司讨论做空报告中的指控项。这令冯锐想起,2011年8月份Shawn也曾以同样的身份联系希尔威。

更“巧合”的是,2011年11月15日,德尔的律师前去拜访EOS的注册地址,也就是卡尼斯的父母位于拉斯维加斯Highvale Drive大道上的居所时,卡尼斯不在,应门者自我介绍是Shawn Rhynes。随后,便发生了“动作片”般的惊险一幕。

11月16日凌晨,EOS基金中英文官方网站上的十多位成员信息被悉数删除。

这种种蹊跷,让希尔威和德尔将EOS基金和卡尼斯作为重点对象开始调查。

追查EOS

EOS基金并没有在中国内地进行工商注册,其在中国市场活动的实体是注册于香港的EOS亚洲投资公司,并在成都、上海、北京等地租用虚拟办公室作为对外发布地址

EOS是家怎样的机构?卡尼斯是什么人?

EOS官网上有一张卡尼斯和“股神”巴菲特的合影,它的来历是卡尼斯为纪录片《巴菲特报告》提供了帮助,在电影的首映式上巴菲特向卡尼斯等人表示祝贺。据公开资料,卡尼斯是一位动作电影制片人。

但卡尼斯的履历中,“主业”还是投资。他今年39岁,1992年成立EOS基金的前身卡尼斯投资集团(CIG)并担任总裁。EOS官网称他早年是一位成功的电子股票交易商。从2001年起CIG更名为JCAR基金,转型为长线价值投资者。从2004年起,JCAR基金改名为EOS,致力于在中国寻求投资机会,已投资25家中国公司。

据EOS前合伙人周鸿荣介绍,卡尼斯大一时就做电子商务赚了100万美元。2002年前后,卡尼斯帮一家中国制药企业融资130万美元并在纽交所上市,遂决定来中国发展。

“EOS”取自希腊语,意为专司为生长的植物提供晨露的“黎明的女神”,其大股东是一地平线基金(One Horizon Foundation),一地平线的“监护人”(Protector)是卡尼斯。

EOS基金并没有在中国内地进行工商注册,其在中国市场开展投资活动的实体是注册于香港的EOS亚洲投资公司,并由EOS亚洲在成都、上海、北京等地租用虚拟办公室作为对外发布地址,成都是其主要基地。

工商资料表明,EOS亚洲的股份全部由一地平线基金持有。EOS亚洲的总经理为卡尼斯,法人董事是一地平线基金,两位个人董事即卡尼斯的父亲Walter Carnes,和家住上海普陀区长寿路的EOS中国区总监刘莉。

EOS官网上最近的一条消息是:由于投资业绩不佳,我们决定于2011年6月底对基金进行清盘,并将剩余现金返还给股东。

EOS总裁卡尼斯

EOS与AL、IFRA的三角联系

EOS的成员,与匿名做空者AL及其常用的调查公司IFRA之间存在着各种关联

EOS网站上内容进行删改后,官网上“团队”一栏只剩下卡尼斯一人。希尔威和德尔留存的EOS官网页面截屏显示,除了卡尼斯外,EOS的成员还包括:执行董事Zane Heilig,股票交易主管Joseph Ramelli,亚洲区经理黄崑(Kun Huang),投资调查总监黄晓夫(Jeff Huang),中国区

总监刘莉,合伙人和常务董事周鸿荣(George Zhou),副总裁刘北辰(Beth Liu)、黄必强、祝蜀云、王希平、Christian Arnell等。

有趣的是,这些成员们身上出现了种种“巧合”,希尔威与德尔发现EOS与大名鼎鼎的匿名做空者AL及其常用的调查公司IFRA之间存在极其可疑的关联。

2011年3月29日,为客户提供信息发布的美国企业新闻通讯公司(PR Newswire)发布了一篇由AL编写的攻击西安宝润(CIE)的做空新闻(目前已删除)。希尔威律师在11月底向美通社发出调查传票,美通社于12月21日反馈了当时该新闻发布者的相关信息。记录显示,此条新闻由72岁的美国密西根州公民南希·黑里格以BVV Worldwide传媒公司的身份提供,她亲笔签署了一张1495美元的支票支付给美通社,该支票从她的居住地址寄出。

南希还在美通社留下了两个联系电话,一个是香港号码,另一个是加拿大温哥华号码。

三剑豪2经典版

一剑成仙

火炬之光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