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独立游戏开发者谈WorldOfGoo诞生记

发布时间:2021-01-21 03:49:13 阅读: 来源: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此刻,在旧金山的一间咖啡吧有许多人坐着看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他们可能是在查看邮件,也可能是在听音乐,还可能是正在办公的自由职业者——他们每天溜出荒凉的公寓来咖啡吧,因为在这里不仅可以蹭免费的WiFi、喝三倍深度的咖啡,而且坐在这么多陌生人中间,可以感受到一种在公司工作的类似氛围。

如果你在2006年时经常出入于旧金山地区的咖啡吧如Coffee To The People、Peet’s和The Grind,你也许见过这两位自由职业者:独立游戏开发者Ron Carmel和Kyle Gabler。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EA。Carmel曾是团队中的一名程序员,但他觉得单纯地做技术工作太摧残灵魂了。Gabler的工作还算有趣一些——制作游戏的快速原型,但他觉得缺少成就感。

World-Of-Goo(from edge-online)

他们都梦想着其他东西:出逃、自由,一个少了公司在公共区放饼干这种福利的世界。“当抬头看天时,Ron和我都会产生一种特别的感觉,我们觉得在视野之外可能有比我们现在已经得到的东西更好的东西。我认为Dorothy、Ariel和每一位Disney公主都会在某个特别的时刻唱起特别的歌,产生跟我们一样的感觉。”

尽管双方认识还不深,他们还是决定携手踏上独立游戏开发的冒险之旅。Carmel告诉他的经理,他想离开三个月去休假,但被拒绝了。所以他当即提交辞职信,EA心肠一软同意了他的休假申请,但为时已晚。

Carmel解释道:“为了得到公正的待遇,我必须离开,这让我感到气愤。所以我告诉他们,我不再需要休假了,因为我再也不想在那里工作了。不过我可能没有说得这么礼貌。我记不得了。”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Ron是最讲原则的人之一,总是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Gabler插了一句:“那叫‘Ron主义’。”

没有现成的开发生意、资金不足,再加上还没付清的一大笔助学金,二人不可能供起一间办公室。所以,他们选择成为“咖啡吧翘班族”中的一员,准备2D Boy工作室成立所需的案头工作。简单得出乎意料。Gabler笑道:“只要你有口水,你就可以在加州成立一家公司。”他们一点也没有料到,他们的好运就封印在他们用唾液粘合的信封里。

World-Of-Goo-2(from edge-online)

(Gabler表示:“正是Ron那温热、湿润的舌头舔出了我们的公司注册材料。”)

一开始,成功仿佛是远在天边的基纳巴卢山。更令他们焦虑的是,仅有的一点成立资金也随着时光流逝而所剩无几。他们虽然是为自己打工,但仍然要盯着时间干活。

“看到我的存款慢慢地向0靠拢,那滋味真不好受。”Carmel想起他每一次走到ATM机前的感受。生活所迫,他们开始用食物计算钱,而不是用开发工具的成本。Gabler 笑道:“可笑的财政:12美元等于两个墨西卷。”在时间和银行存款的联合攻势下,灵感也短缺了。

Gabler承认:“当我们成立2D Boy时,我认为我们并不了解我们将前往的领域。我们只是揣着几个想法。”其中一个是让玩家种一棵用来吃人的树。然后,这个想法就没有然后了。后来,一位朋友发给他们一段他正在东欧开发的游戏的视频,那款游戏与 Gabler更早之前设想的游戏《Tower Of Goo》高度雷同,非常可疑。正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找到了动力。

Gabler回忆道:“那件事非常伤,就像自己的自行车被偷了。不过我们因此得到了我们急缺的动力。它点燃了我们心中的火把。因为如果有人想山寨我的一款小游戏,那首先我们就要做得比山寨版更好!”

《Tower Of Goo》部分来源于Gabler和几个朋友在研究生院做的一个实验游戏项目。每一个学期,每个人都围绕一个简单的概念如“进化”、“重力”或“给你妈妈做的游戏”等,做一款游戏并在7天内完成。他的《Tower Of Goo》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游戏原型,它证明了两点:第一,玩这些拟人的、会叫的粘粘球是很有趣的;第二,用这些会叫的小球搭建筑甚至更有趣。

这个原型只有一座绿色的小山和100个粘粘球。唯一的目标就是建造一个尽量高的结构。距离一款完整的游戏还很远。“一开始,我们打算做一系列关卡。在第一关里,你要建造一个十米高的塔;在第二关里,你要建造一个20米高的塔;在第三关里,要30米,而且会出现风!我们打算把这款游戏叫作《Tower Of Goo 2》什么的。但是,连我自己都觉得无聊到不想再说它了。”

Tower-Of-Goo(from edge-online)

意识到他们必须重新构思,他们决定给自己立下一个简单的规则:每一个关卡都各不相同。借助开源代码包——包括Simple DirectMedia Layer和用Open Dynamics引擎做物理模拟,他们开始把原型拓展成更大的游戏。

背景美术改用超现实主义风格,每一种新粘粘球出现都意味着玩法也改变(游戏邦注:二人最喜欢的是黄色的Pokey球,但因为物理引擎的问题,每一关只能出现一个Pokey球)。这是一个缓慢的、有组织的演变过程。虽然员工只有两人,2D Boy很快就产生自己的办公室政治。

Carmel回忆道:“我们两人太不同了,工作方式差异大,所以就遇到困难了。Kyle的工作风格是兔子。他可能在两周的时间里只在脑内作业,于是看似什么东西也没做出来,但到这两周快接近尾声时,他会在几天时间内做出好几个原型。我的风格更像乌龟,所以除了觉得他无所事事外,我很难想象Kyle有在工作。”

《World Of Goo》不只是一款物理益智游戏。它还以超现实的风格讽刺了巨头公司。可以把这款游戏解读为2D Boy对其前辈‘LargE corporAtion’(EA)的回击。

在游戏中,玩家帮助粘粘球搭成一个通向工厂管道的塔,使他们得以进入World of Goo公司的工厂——玩家在充当它们的拯救者的同时,也把它们导向毁灭。这本可以成为另一款《Bridge Builder》游戏(游戏邦注:这是一款让玩家在有限的时间内利用有限的材料搭桥的游戏),却变成一出类似电视剧《Pythonesque》的讽刺喜剧。

World-Of-Goo-concept(from edge-online)

《World Of Goo》中的粘粘球那眨巴的大眼和兴奋的叫声使它们不仅仅是建筑材料。它们也是角色:标准的黑色粘粘球、有粘性的绿色粘粘球和不能刺破的白色粘粘球。就像《旅鼠》中的自杀鼠类或《玩具总动员》中的外星人,它们未必可爱。

它们也是更大的故事中的玩家。《World Of Goo》与许多独立游戏如《时空幻境》和《地狱边境》一样,能够以小见大。这是一款具有宏大主题的物理益智游戏。由Gabler执笔的故事就像你在游戏中建造的一座粘粘球之塔。它的形状越来越不可思议,由简入难,随着粘粘球通过管道到达World of Goo公司,作为玩家的我们也终于见识到游戏深处的疯狂真相。

这是一款令人难忘的游戏,是一款能真正启示玩家的游戏。Gabler表示:“结果我们想出的关卡越来越怪异,但愿能给玩家留下深刻印象。就像可怜的《Fisty the Frog》或风车,或者从大动物的胃里爬出来,你扯掉这的眼睛,当作气球飞上天。”

超越游戏关卡的创作的是它的宏大故事。《World Of Goo》的故事不只是对游戏的修饰,也是对二人定下的每个关卡必须不同这一原则的践行。Gabler补充道:“这款游戏完全反映了我们的生活,所以我认为把我们个性中的怪癖和生活中的东西等加入到游戏中,是合情合理的。”

“例如,我认为整形手术和追求外表完美是非常可笑和可悲的,所以游戏的第二章就以此为主题。到我们制作第三章时,我们加入死亡主题,所以那一章就非常冷酷机械,也许也是最困难的关卡。到第四章时,我们对一切都失去看法了,但不知怎么地却做出我认为是游戏中最激烈最难忘的部分。”

World-Of-Goo-3(from edge-online)

确实。第四章的转变出乎意料又令人惊喜。它邀请玩家进入一个由MOM主管的、绿色的、发光的电脑桌面窗口的世界。

部分根据Norma Desmond的经历,由Gloria Swanson在经典电影《日落大道》中扮演这位默默衰老的银屏明星,MOM是自《传送门》的GLaDOS以来最疯狂的女性角色。他补充道:“她不知所从哪冒出来的,我只是想象她如果是人类,她会是一个在瓷器店里的胖女人。所以,如果她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孤单的、一度流行的搜索引擎,那会怎么样呢?它表达了它自己!她不代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MOM。”

至于Carmel,这些“意外的小东西”成为游戏的乐趣来源。他说:“玩了游戏所有关卡超过100次后,穿插在关卡中的小片段仍然让我触动。”他表示最喜欢的过场动画是一个女孩在脸上涂美容霜和最后一段过场景动画,望远镜抖落一只任性的粘粘球。

因为这个制作团队只有两名成员,所以显然游戏独特的想象不会在这么多开发会议中越变越无聊。World of Goo公司把一切都变成相同的糊状物,而那些小粘粘球却想飞到空中获得自由。也许从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每一位独立开发者都需要生命线。对于2D Boy,那就是当游戏被宣布入围第14届年度独立游戏节的关键时刻。这个消息让Carmel 觉得心中的巨石落下了:“我知道我们至少不会破产了。直到那时,我们也只是得到人们会喜欢这款游戏的证据。我妈告诉我,这款游戏很棒,一定会成功,但她的意见有偏袒我的成分,所以我没有理睬她。”他们在独立游戏节上赢得设计创新奖和最佳技术奖,这意味着组成2D Boy的两人各获得一项大奖。

World-Of-Goo-4(from edge-online)

在经济方面,大量预购和收益颇丰的生意使《World Of Goo》不仅推出WiiWare版,二人的银行经理也终于露出笑脸了。Allan Blomquist是Gabler在研究院时的老朋友,成为2D Boy的第三名火枪手,负责PC转Wii的移植工作。(他笑道:“我觉得自己更像是第三只小猪。”)

在发行方面,《World Of Goo》的玩家粘性就像游戏中的粘粘球一样大。从PC到Wii,从iPhone到Mac,它不仅推出周边产品,还赢得多项大奖。这款独立游戏与《超级食肉男孩》、《时空幻境》和《机械迷城》一起,成为改变现代游戏开发面貌的伟大作品之一。

对于Carmel,好消息是:“去年是我这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年,我说这话已经好几年了,这不是一件小事。”没有工作室规模的团队设计这么多关卡,也没有测试员把关各个关卡的品质,追踪漏洞更是噩梦。

这位程序员总结道:“没有更糟的了,那一年半就是最坏的时期。我把一切都押在这款游戏上了,它就是我生活的首要任务。游戏发布后,我花了6个月的时间才恢复过来,再次认识我自己。想听更疯狂的事?那就是,我将再次经历这个过程。”

妖游记

仙灵之怒

国战纪元福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