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超吓人短篇鬼故事之幽灵电梯【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5 11:39:43 阅读: 来源:玻璃棉复合板厂家

幽灵电梯

丁科长在电梯门前站了很久,那一的按钮老是亮着。电梯就是不上来,他心里开始骂娘了。操,地下那一层在搞什么鬼!他焦急地看看表,不停地将那个上升按钮按了又按。

终于,电梯上来了,可门又迟迟不打开。丁科长急火攻心,用脚去踢那个电梯门。好不容量,门开了,他走了进去,正想将一肚子火发在那个他熟悉的电梯工身上。一看,换人了,难怪今天的电梯这么发神经。

新的电梯工是个男的,不知为什么,丁科长一看他就觉得有点儿不舒服。这倒不是因为他长着一对斗鸡眼,而是因为斗鸡眼所附着的那张脸。愣是一点儿表情也没有,这也能叫脸吗?丁科长想。

"上还是下"电梯木木地问,丁科长莫名其妙,"当然上了,我又不是维修工,下去干嘛?"

"下去有下去的好处。"那人头也不回,这是什么话?丁科长最怕的就是一个下字,他奶奶的,"科"了这么多年了,没工劳也有苦劳了吧。哪能说下就下!他刚想说话,那人又问:"几楼?""十六楼。""上那么高干嘛?当心上得高摔得重。"丁科长忍无可忍,"你呀的怎么这么废话?你管你的电梯就行了,管我上上下下干嘛?"

那人阴笑一声,不再说话。

电梯上一楼停一下,上一楼停一下,也不见有人进来。丁科长好几次都想再发火,又都忍住了。无意间,他看了一下镜子,不禁毛骨悚然。平常能克隆出无数个丁科长的两面镜子,现在竟看不到他的一根毫毛!"停___"他大喊一声"让我出去!"

那电梯工回过头,一双斗鸡眼对着丁科长"你看看你的脚下,停得下来吗?"

丁科长望下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的脚下,竟是黑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救命啊!"他发出最后一声惨叫,便跌了下去!只见他人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铃……"一阵闹钟声把丁科长救了,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还好,是个梦!被子都被他的汗水濡湿了,一看闹钟,上班时间已到了。今天要讨论他的升隆问题,事关重大,可一能迟到了。

惊魂未定的丁科长到了单位,电梯门刚好停在一楼等他,门开了,他走了进去,"上还是下?"丁科长心里一颤,回过头来,往日熟悉的电梯工不见了,梦里那双斗鸡眼正对着他……

电梯里传来一声惨叫。

雕像

陆老伯退休后,搬进了独生子在某小区专为他而买的一房一厅小单元里。

儿子说:"爸,小蓉她怕吵,您就委屈一下吧,再说这环境也不错,电话也有。有什么事你就言语一声,每月我再给你八百块钱生活费。"

陆老伯默默地盯着儿子,良久,他说:"你放心,我不会再去缠你们的,走吧!"

陆老伯知道儿媳嫌他碍眼,他喜欢听粤剧又会吵着他们,他感觉就像是被儿子扔在一个荒岛上。虽然上面不悉吃穿,但没有伴的日子,总是会无滋无味的。

小区的设备到是不错,陆老伯刚搬进去的第一天,就发现小区花园里有八尊神态各异的栩栩如生的大理石雕像。有在读书的,有在浇花的,有在运动的…在一尊正在梳妆的少女雕像面前。陆老伯呆住了,这不是他那去世十年的妻子阿花吗?世事怎么这么巧?奇怪,你瞧,她梳头的姿态,神情,甚至右臂下露出的一颗小痣,也一模一样!当年,一妻子梳头的时候,陆老伯总喜欢站在镜子前,默默地看着。那是他一辈子都看不够的画面…陆老伯站在雕像面前,抚摸着雕像的头发,梳子,脸庞…他感觉就像是在抚摸妻子,那肌肤似乎还有湿润感。不知不觉地,两行老泪在陆老伯的脸上流下,…

从此陆老伯不再觉得这小区是个荒岛了,每天晨昏两时,他都要拎一个卡式收音机,在妻了的雕像前与她一起欣赏分飞燕。有时,他会端着一杯老洒,在妻子面前独喝。盼着妻子会跟以前一样,劈手夺过他的酒壶,又给他温一下…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有滋有味的过着…

有一天,陆老伯忍不住了,打了个电话给儿子"大刚啊,你说怪不怪,在我的楼下花园里有八尊雕像,其中有一尊雕像和你妈一模一样!该不会是你瞒着我,偷偷捐款造的吧,"

儿子心不在焉地说:"哦,是这样吗?没有, 巧合吧?爸,那你没事就和她多多聊聊吧。"

某日清晨,小区的管理员发现陆老伯醉倒在花园里的一棵茉莉花旁,两指一伸,却已鼻息全无…

大刚闻讯赶到的时候,看到他爸死得一脸的安详,潢足,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边。他心里一动,突然问"我爸说这里有八尊雕像中有一尊很像我妈的,是哪一尊?"管理人员毫异地说:"哪有八尊?我们这里叫"七尊园"从来只有七尊雕像的呀。"

红舞鞋

在某城市的一个医院里,有这样一个传说。很久以前,这里是一座公馆,但不知什么时候,这座公馆神秘地消失了。几十年后,政府不愿让这块地空着,所以就盖了一座医院。在这个医院里,有很多老中医都在夜晚看到一双红舞鞋,它散发着幽幽的绿光,有人曾想把这双鞋扔掉。但每当看到它的时候,总是移不动自己的双脚。

一天,一个男孩儿住进了医院,他叫枫,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长的十分英俊。只是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更奇怪的是,每天晚上他都会出现在走廊,并对着手术室呆呆地站着。

咚/咚/……午夜十一点,他又像往常一样起床了,突然,上锁的门"嘎"的一声开了。随后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冷风直吹入房间,当枫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门口出出了一双神秘的红舞鞋,并散发着幽幽的绿光,那绿光正慢慢地扩散。枫想跑,却移不动自己的双脚,直至绿光把自己吞没了。

枫醒来的时候,发出自己在一个公馆的大厅里,对面有一位女士躺在沙发上。穿着红衣,红裤子,涂着红口红,啊!还有那双红色的舞鞋。枫差点叫起来,枫知道那个女人在打电话,却不知道电话的另一边是谁?枫听见那女人说:"我今晚要见你,你若不来,我就死给你看。我要穿着一身红衣死在午夜十二点,你知道的,午夜十二点穿红色死去的人会变成厉鬼。一百年后,我会找你索命的!"

之后,那女人挂断了电话,把一根红色的绳子挂在大厅的中央,她登上那高高的椅子上,把头伸进了那个用红绳子系成了圈。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只大黑猫冲进大厅撞倒椅子,枫想冲上去救那个女人,却移不动自己的双脚。咚…咚…咚…此时,大钟的指针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不知是谁在强烈的撞着门,好半天,门终于被撞开了,冲进来一个和枫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那男人看见的却是大厅中央吊着一个女人,那人散着长发,瞪大了双眼,舌头吐出来好长好长,穿着红衣,红裤子。光溜溜的双脚无力地挂着,那双红色的鞋却神秘地失踪了。那只黑猫的双眼散发出幽幽的绿光,并喵喵地叫着。枫看了一眼日历,1920年1月24日,他吓呆了。"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哦,原来是场梦。枫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他紧张起来,问护士"今天是几月几日"

"2002年1月23日,不过过了十二点了,是2002年1月24日了。"

"不好,快走。"枫翻身起床,突然,紧锁的门开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冷风吹进了房间,当枫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红色的鞋出现了,还散发出幽幽的绿光。

第二天,枫被推进了手术室,可是再也没有推出来!

夜半骑车人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刚加完班的雪儿正慢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正值冬天,所以雪儿冻得有些哆嗦。她真想赶快回家去,喝上一标温执的咖啡,然后躺在被窝里好好地睡上一觉。想着想着,便加快了脚步。

走了好一会儿,雪儿越发有些累了。"该死的晚班,要不是为了加班费,我才不加呢。还得让我走回去,连一辆车也没有。"雪儿有些抱怨起来,走着走着,隐隐约约地听见后面有车子的铃声。"这么晚了况且这么冷,谁会骑自行车呢?"雪儿边想边往后看,果真有一个骑车人的影子移动起来,雪儿这时心有些凉。"这么晚了,会是谁呢……"雪儿不敢再想下去,那个骑车的离雪儿越来越近,雪儿也加快了脚步,当骑车人赶上了雪儿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雪儿吓了一跳,忙喊到:"你要干什么?"那个骑车慢慢地转过头来,一张苍白的脸,头发有些蓬乱,看样子是个五十多岁的大伯。"小姑娘,你要去哪啊?"他声音沙哑地问到,"我…我回……家,有什么事吗?""小姑娘,吓到你了吧,没事的,我也回家看你有些累了,我来带你吧。"听到这些,雪儿心宽了不少,心里嘀咕着"原来没事,自己怎么疑神疑鬼起来了。""哦,不用了,我家就在前面的燕花区那里,不远。""哦, 是吗?我们家也在燕花区那里,恰好一道,我来带你吧。来上车吧。"雪儿心想自己现在确定有些累了,况且刚才大惊一场,反正是顺路,坐下也无妨。"那麻烦大伯了谢谢"随后便跳上了后车架,"没事的。顺路吗。"紧接着老大爷就带着雪儿向家骑去了。

南昌治疗荨麻疹医院哪家好

合肥人流手术医院

治早泄的正规医院哪家好